老兵,是我的荣誉称号

来源:解放军生活作者:白瑞雪责任编辑:乔楠楠
2019-06-11 10:05
人物名片:白瑞雪,原新华社解放军分社记者,新闻作品7次获得bwin新闻奖,先后被授予“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2016年自主择业,创立北京爱太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心心念念,梦里最是清晰。离开军队两年,还常常梦见紧急集合忘了扎腰带,徒步进墨脱被蚂蟥咬了腿,或是演习场上怎样一路小跑发快讯。从军21年的点滴就是以这种最私密的方式,在平庸生活里回放昔日漫天烟火。那是我的历史,我的羽毛,我此生深爱的印记。
个人的一小步 多年以后,当一位老转业干部坐在炉火旁回首青春,一定会想起bwin举行bwin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那个遥远的上午。 就在那个阳光灿烂的上午,在人民大会堂的楼顶,我和新华社同事主持阅兵现场直播,忽闻“三十万大裁军”。后来,朋友们替我把这一幕总结为:说着说着,就把自个儿工作说没了。 当然是玩笑了。于军队,改革大幕已开启,去留服从大局;于个人,拥抱更丰富生命体验,是人生所幸。毕竟,冰雪露雾云雨霜,世界那么大,我们还未经历过呢。 辗转反侧,离别时不舍,整理那满满一柜子军装——18岁初入军校穿的87式、读硕士时发的97式、工作后的07式,伴随青涩或激情记忆,风景清晰如昨。 告别是为了再出发,但女性的感性思维在现实选择面前往往显得理性不足。比如再就业去向,是转业进入国家单位,进互联网公司找个工作,还是创业?再比如选择继续干新闻传播,做很多转型记者从事的GR/PR工作,还是尝试点完全不一样的? 度量利弊的尺,还是在自己心里。第一个问题似乎一夜之间就想通了:迈出半步,不如甩开手脚大踏一步。关于第二个问题,我给一位老友拨通电话,尽量客观地讲述我的纠结,却被他很快打断:“行了,别骗自个儿了,你说到航天时的语气都不一样!” 哦,原来喜欢一件事和爱上一个人一样,藏不住的。 我们的太空 Excuse me? 得知我创业方向,朋友们都是这个反应!你们看看,以学科融合、跨界创新为重要特征的21世纪第二个十年都快结束了,地球人类仍然对我们文科女性充满歧视。 这个时候就显出当过记者的优点了:我们胆大,上天下海没有不能去的地儿;更重要的是我们无畏,任你多么深奥的领域,我敢学敢问敢对话,而且是人格平等、认知碰撞的对话。 航天正在从国家工程走向大众应用,太空属于全人类;女性的共情能力是世界的氧化剂,女性的理想主义更接近科学技术的终极目标,女性的感知能力更有助于挖掘科学技术的本质——如果这些理由还不够,我会提醒你: 大约50亿年前,太阳系在演化过程中形成地球;大约40亿年前,生命在古海洋中诞生;大约4亿年前,生物开始登陆。在宇宙138亿年的历史中,这一切伟大的演化都只是一瞬间,但我们、今天的地球人类,恰好生活在一个全新瞬间的起点,那就是人类的太空时代。生命用了那么长的时间从海洋扩散到陆地,而今天我们要从地球发展到更广阔的太空,我们就像4亿年前爬上岸的鱼类一样,面对地球大气层外那个陌生的世界,正在经历着生命维度拓展所带来的疼痛与惊喜。这么伟大的时刻,你我不应该见证、记录、参与吗? 基本上,听完我以上演说的朋友,都毅然放弃了对我的治疗。我的航天创业,就这么愉快地开启了。 政委你好 然而忐忑一直如影随形。公司创建之初,我每天都在进行可笑的自问自答。 ——问:中年妇女转换赛道,会不会太冒险了?答:风险无处不在,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问:从“体制内”直接跨至“体制外”,如何兼顾安全感与自由感?答:安全感和自由感是一对矛盾很难兼顾,但这二者根本上是自己给予的,无法从外界索取。 ——问:从纵论天下风云的bwin(最新)官网新闻领域到首先需要解决生存问题的创业公司,舞台会不会太小了?答:无论宏观微观,心有格局,哪里都是舞台。 ——问:从记者单打独斗的工作方式到团队作战的公司经营,女性领导力体现在哪里?答:女性需要、也能够从关注内心自我,转向更多地关注自我与外部世界的关系。 ——问:从独善其身到肩负多重责任,家庭事业真的能两不误?答:都是伪命题,想那么多干啥…… 几多不眠的夜里,我说服了自己,完成了转业的思想工作。自己的人生,没有人能替你作答,寻找答案就像荒漠中的孤独跋涉,只有自己是自己的指南针、自己的太阳、自己的政委啊。 留一分天真 航天器一变轨,道路大不同了。总有人把创业者称为“创业狗”,我想对此提出严正抗议。我闺蜜国冬家的大金毛,日常工作只有三项:晒太阳、吃东西、卖萌,请问创业的谁能享受这般舒适? 忙与累,不必赘述。“揾食”,广东话里这个形容谋生的词儿特别生动,体制内外不过一步,生活状态却是天翻地覆,心里塞得满满全是奔忙。上周有天开车起步,想着事儿走了神,一头撞向一旁静静停泊的无辜车辆,优秀女司机一世英名尽毁。 心态更是跨了万水千山。从甲方到乙方,电影里的体验者“好梦一日游”结束即归岸,创业者们却大多无法回头,日日所遇冷暖,坦然受之罢。 从英特尔离职的吴甘沙曾说,创业者得有受迫害妄想症,总觉得周遭一切极不友好,才有奋斗动力。从进退自如的安全感到四面楚歌的危机感,我看待世界的视角转了个180度弯——骗子的电话都不再粗暴挂断了,至少容他把练了多少遍的词儿说完嘛。 最大挑战,莫过于无中生有、从零到一地把一个个抽象的想法变成具象的现实。这件事无数前人成功过、失败过,而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却是像小学生一样从头学起。从创意、设计、技术、工程到产品、市场,其路漫漫,商业不是卖家的自娱自乐,更不是实验室的科研课题,然而在实践中,工厂一个小小的工艺瑕疵就可能导致整个产品的失败。很多个早晨醒来,涌入手机的全是坏消息…… 可以用100个案例来描述创业的痛苦,却找不到语言形容它的快乐。 我们要做什么,只是挣点钱过小日子,还是要为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在“道”与“器”的天平上,我们仅仅为用户增添有形的物件,还是要创造些关于理想、关于生命、关于未来的精神欢畅?风吹杏花雨落浅塘,在这个枯荣往复不留痕迹的星球上,我们是不是能够试着为普通人的平凡生活放大一束星光? 所幸,创业的痛苦并未止步于自我悲悯。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却在创业磨砺中尽情拥抱蓬勃的学习能力、独立的心灵世界与仰望星空的大浪漫。 是的,成长不是世故,而是恢复原本流淌于我们血液里的天真和轻盈。 当过兵 创业也很简单,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努力把一个有意义的事儿给做成了。 尽管没有岁月可回头,我还是常常设想,假如当年不是误打误撞地读军校、而是像很多中学同学那样上地方大学而后出国,又是怎样一番景况?得失难以计算,但可以肯定地是,军人做事的那个“劲儿”不会有了。 当兵,意味着不容分说地执行、不计回报地付出、漫长无尽地隐忍和义无反顾地奔赴。在缺氧的高原,在满目废墟的地震灾区,在跨国投送的战略运输机上,在搜寻马航失联飞机的茫茫印度洋里,任务高于一切,它是你的价值观,你的DNA,你的条件反射。 我的大学同学以及更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加入了团队。过去当记者,一个人必须活成一支队伍,今天有了这么多同行者,幸福浩浩荡荡。 创业是一个奇怪的事情。它逼你割舍,甚至让你窒息,但它也让你每一天保持新鲜、亢奋,让你学着接受世界的不完美并不断提升自己的完美,促你去发现冰山之下更多的维度。 它更是一群人共同的承诺。一言既出,余生必像军人一样,像男人一样,承担起梦想,承担起彼此的信仰,承担起这个世界所给予的爱与信任。 对于我和像我一样当过兵的创业者,如果你说我们傻乎乎的、太直率、不懂套路,我都认。如果你说我“像个老兵”,我会认为,这是一个荣誉称号。 (解放军生活·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