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军区某红军团一营三连淬炼精兵:猛虎连队猛虎兵

来源:新华社作者:杨雅雯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9-09-10 18:59
猛虎连队猛虎兵 ——新疆军区某红军团一营三连淬炼精兵记事 新华社记者杨雅雯 意外突如其来。 9月3日晚,新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班长陈德峰带领一班隐蔽渗透到了“敌”一线堑壕附近,准备对目标发起冲击。不料,“敌军”发现了他们,密集的子弹开始扑过来,陈德峰心想:今晚又是一场“硬仗”。 这样的“硬仗”陈德峰已经记不清打过多少次了,虽然都是演练,但他“每次都当真的一样打”。被问起为什么,他那张黑黝黝的大方脸上露出特得意、特骄傲的笑容,语调都一下子变得高昂了:“因为我们是‘猛虎三连’。” 叫三连的不少,但不是谁都能在连队前加上这样一个威风八面的定语。陈德峰所在的新疆军区某红军团一营三连,是在1949年的兰州战役中获此威名的。在那场著名战役的主战场沈家岭,该连队担负主攻任务,与敌军激战14个小时,用过半人员牺牲的代价冲开了“兰州锁钥”。 战后,第一野战军把印有“攻如猛虎英雄连”荣誉称号的旗帜郑重授予三连——一支在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革命先辈领导下创建于1934年的红军连队。自此,“猛虎三连”的叫法就传开了。 后来,这面旗帜跟着三连转战甘南、西藏,并于1979年起扎根新疆。70年过去了,这面旗帜在经历了一代代三连人传递后始终没有“褪色”。 也正因为此,张皓在去年接到调任三连连长的任命后,“心里更多的是紧张”。 来之前他就听说,“猛虎三连”的训练标准高。翻开三连的射击训练计划表,越障射击、越野射击、多姿势应用射击等高难课目占到了80%。“很少有连队会这样,而且我们在具体的课目上还会增加难度。”陈德峰拿“越障射击”举例,三连战士在按大纲要求训练前要先翻滚80斤轮胎、扛运200斤圆木,“怎么难怎么来”。 高标准下是严执行。四连是三连的老对手,一直自称“打虎四连”,但提起三连的战士方洋,他们没一个不竖大拇指的。 2014年冬,零下30摄氏度的天山脚下,两个连队组织了一场实兵对抗。在预设宿营地附近,狙击手方洋悄悄地隐蔽着,伺机出击。“当时雪很大,为了不暴露自己,他在雪地里趴了整整3个小时。”时任三连连长孙宏江至今还记得,对抗结束后,大家才知道方洋的胳膊被严重冻伤,“肿得连作训服袖子都脱不下来。” “就是一场模拟对抗,干嘛对自己这么狠?” “我既然代表三连出战,就决不能让连旗倒在我手上。”自此,四连战士再怎么开玩笑,也没人在方洋面前戏称要“打虎”了。 调到三连不到一个月,张皓就近距离感受到了“猛虎兵”对自己的狠劲。 六月的达坂城,气温高达38摄氏度以上,三连代表团里参加全师“条令先行连比武竞赛”。在“军姿一小时”课目考核中,当竞赛到了第40分钟左右时,战士们每隔几分钟就倒下一个。“我当时站在才让华旦旁边,能明显听见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而且能感觉到他全身都在发抖。”九班班长王国平回忆。 第55分钟时,才让华旦倒下了。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姿势一点儿没变。 张皓记得,躺在担架上的才让华旦双手还紧紧地夹着考官给每个人手上插的两张扑克牌。根据规则,牌掉了会扣连队的分数。 赛后,才让华旦被确诊为下颚骨折,今后吃太硬的东西会有妨碍。 也是在这场比武竞赛中,还有一星期就要复员的唐伟在400米障碍考核中右胳膊脱臼,军医给他接上后,他不顾医生、连长的反对,向考官申请再跑一次。 “我马上就要走了,连长,您就让我最后再‘任性’一次,再当一回‘猛虎兵’吧!”看着唐伟期盼的眼神,张皓心疼地拍拍他的肩膀。 下士王浩瀚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觉得“揪心”,“从起点开始,我们全连人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当唐伟左手扶住右胳膊冲过终点线时,“现场气氛一下就‘炸’了,所有人都在为他欢呼、鼓掌。” 一场比武、两次震撼,张皓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这么好的兵,我不敢辜负。我必须带领大家接续‘猛虎三连’的荣誉。” 不久,三连战士就感受到了张皓给连队带来的变化:使用连长引进的“三步呼吸射击法”后,射击成绩提升很快;科学组训后伤病率明显降低了,一年多来三连几乎没有病号;快速射击、快速换弹夹射击、格斗等不在训练大纲的课目出现在了训练计划里;夜间训练增加了隐蔽渗透歼敌等高难课目…… 在连队服役了11年的陈德峰看出了张皓的“野心”——想带领这个传统步兵连队实现改革重塑。 张皓说,“猛虎三连”的官兵有足够的自信在强军之路上书写新的篇章。 (新华社乌鲁木齐9月10日电)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